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山何三坡

 
 
 

日志

 
 

《怪物志》晏婴  

2008-05-05 19:2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晏婴的隐居生涯

 

周灵王二十年,晋国下卿栾盈因为企图阻止新寡的母亲与家臣偷情,而将自己家门口的保安暴打了一顿,随即将家臣逐出庄园。栾盈的母亲恼羞成怒,回娘家去向父亲范宣子诬陷儿子谋反。范宣子捡了鸡毛当了信,这个三军大元帅立即下了一纸调令,把栾盈调往外地修筑城邑,接着,派一群警察把栾盈家抄了,并杀了栾盈相府办公室好几百人。

栾盈以为是晋平公为难自己,很痛苦,跑来投奔齐庄公,希望齐庄公帮助自己回国去搞恐怖主义活动。

大夫晏婴听说这事,吓坏了,睡不着,立即赶到皇宫里去面见庄公。

齐庄公刚抱着美人睡下,听晏婴来谈事,很不爽。但晏婴是老臣,又不能不见。只好披衣起床,但情绪恶劣。

“晏大夫,你半夜三更,不睡觉,来干什么?”

“国家有难,老臣怎么能睡得着呢?”

“嘿,你老了,神神叨叨的,全国形势一派大好。哪来的灾难哦?!”

齐庄公显得很不耐烦。

“主公,栾盈就是灾难。大灾难啦!”

“和和~你看看,一个栾盈就把你吓成这样,好大一点胆子嘛,他好歹一个下卿,上门来避难,能不管吗?”

“您忘了。我们前年刚跟人家晋国订的合同,墨迹还没干呢。”

“那合同就是一张纸,你还当真了?!”

齐庄公脸上满是讥诮的神色。

“主公呀,违背合同是要受惩罚的呀~您千万三思!您千万三思啦!”

晏婴说完,双膝跪地叩头。

“芝麻大点事,你就闹得我不得安身!”

齐庄公说完,不等晏婴平身,径自转身回卧室去了。

晏婴抬起头来,见两个太监提着灯笼抿嘴而笑。目瞪口呆。

一个月后,齐庄公拨了几百援军与大笔军费,让栾盈回晋国境内搞报复。

栾盈刚走,齐庄公就开始下达战斗动员令。

晏婴劝阻不了,打了份辞职报告示威。没想到报告很快批了下来。

 

这么快就丢了官,晏婴自己也很震惊,回到家,怕老婆教训,吃晚饭的时候,就说首都空气质量不好。胸口闷得不行,想带老婆孩子去一个风景区度假。老婆一听度假高兴得像个孩子,收拾一下行李就跟着晏婴出了门。于是,这一年的秋天,晏婴悄没声息地带着妻儿老小从首都出发,来到东海之滨的一个小漁村,过上了姜太公的生活。

 

2: 偷情而死的国君

 

晏婴辞官不久,晋国消灭了栾盈为首的恐怖主义组织,经过立案侦查,很快搞清了栾盈的背后支持者是齐国国君庄公,晋国要求得到解释,但齐国方面做不出解释,于是周灵王二十四年五月,晋平公一气之下决定带领联合国部队大举伐齐。

 

齐国朝野上下惊动。齐庄公却不惊动。他在忙着与大贵族崔杼的夫人棠姜私通。

在朝议中,他竟然说:等了他们四年才等来,早就没劲了。

他向满朝文武问策,没有一个人能想出对策来。

他大骂文武们是草包。却没有一句自责的话。

大贵族崔杼本来就被他戴了一顶绿帽子,很生气,现在还被骂成草包,恼羞成怒,顿起杀机,决定趁机灭掉庄公以向晋国谢罪。

 

有关齐庄公与棠姜偷情的事,有必要多说两句。因为它相当有趣。

按理说齐庄公宫女如云,自己都忙不过来,怎么会有时间与棠姜偷情?

那是你不了解男人,几千年来,男人们都在秘传着一个神话: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于是偷情就成了男人们向往的事情。

齐庄公与棠姜是怎么偸上的?历来有两种说法。

一种说法是:崔杼请齐庄公到家喝酒,齐庄公酒后乱性,见色起意。给崔杼戴了一顶绿帽子;

另一种说法是:棠姜在没嫁给崔杼以前就与齐庄公有染,也就是说崔杼不是第一个被戴绿帽子的人。

 

在嫁给崔杼以前,棠姜给大夫棠公做妻子,齐庄公听说棠姜貌美,就去棠公府上喝酒,逼着棠姜作陪,那棠公年纪大了,哪里看得住?一来二去就闹出了绯闻。没过多久就气出了脑溢血,一命呜呼了。

 

棠公死后,大夫崔杼去吊唁,被棠姜的美惊呆了,要娶她为妾。棠姜的弟弟东郭偃恰巧在崔杼家做家臣,崔杼就让东郭偃去说项。东郭偃知道齐庄公与姐姐在闹绯闻,担心惹祸,就说:“您是齐丁公的后代,我是齐桓公的后代,都姓姜,怎么可以通婚呢?这样下去是要出事的呀?”不愿去说项。

崔杼色心不死,找人占了一卦,占完后拿给研究卦象的大夫陈文子看究竟。陈文子告诉崔杼,此卦大凶,预示娶妻当有大祸。但崔杼说:“她是寡妇,有祸也应在她的死去的丈夫身上了。与我何干?”就执意把棠姜娶来做了小妾。

齐庄公听到崔杼娶了棠姜,气急败坏找到崔杼家来,发了一通脾气,将崔杼好一顿羞辱。

此后,还经常跑来崔杼家喝酒,借机与棠姜调情,弄得崔杼没有一点脾气。

 

崔杼想对齐庄公下手,可是找个机会也难,每次庄公来喝酒总是突如其来,从来不会打招呼,崔杼琢磨着应该在他身边安插一个奸细,掌握他的行踪,然后才能做到万无一失。他打听着齐庄公的太监賈举因为犯了点作风问题,被齐庄公当着宫女打了屁股。因为检查写得深刻,认错态度较好,又被留在庄公身边,崔杼喜出望外,立即约会他出来洗澡,吃海鲜,告别的时候还送了一张存了巨款的卡卡。

 

賈举刚受完羞辱就得到这样的尊重,感动坏了,发誓为崔杼效犬马之劳。

 

五月的一天,阳光灿烂,莒国君应邀来访。齐庄公举行完亲切友好的见面后准备安排在崔杼家门口附件的酒楼招待莒国君,齐庄公的想法瞒不过賈举,无非是为了散席后,偷情方便。

崔杼收到賈举的手机短信,立即着了安排。齐庄公入了酒席,就有秘书来报,崔杼得了重感冒,不能来做酒陪了。齐庄公暗自欢喜,他在想,棠姜的嫁的人怎么都身体不好呢?

酒席完后,齐庄公安排人陪外宾泡澡、唱卡拉ok,自己却以探病为由去崔杼家与棠姜私会,刚进崔杼家的院子,就被预先埋伏在宅中的保安围住了。

 

齐庄公一看大事不好。知道难免一死了,他心怀侥幸地跟保安大队长搞和谈。说:“能不能让我见了棠姜一面再死呢?”保安大队长说:“你等下辈子吧。”

话音刚落,齐庄公已万箭穿心。

 

《怪物志》晏婴之三:不怕死的矮子

 

晏婴听说齐庄公被崔杼所杀,再也不能坐在度假村里钓鱼了。

弄了一辆马车日夜兼程地赶到首都。并径直到崔杼门下给庄公吊唁。

他身边的马车司机很担心,问他:

“您想为领导去死吗?”

晏婴说:“又不是我一个人的领导?凭什么我要为他去死?”

马车司机接着说:“那么我们何不逃跑呢?”

晏婴说:“领导的死又不是我的罪过,凭什么我要逃跑?”

马车司机又说“那么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晏婴说:“领导都死了,我回到哪里去呢?作为一个国家的公务员,不只是为了获取工资,而应当为国家出力!领导为国家而死,那么公务员就应该为他而死;领导为国家而逃亡,公务员就应该跟他逃亡。如果领导只是为自己的私欲而死,为个人的事情而逃亡,不是他宠爱的人,谁敢承担责任,为他而死,为他而逃亡呢?可是我现在又能回到哪里去呢?”

说完这一堆话,晏婴径自闯进崔家,不顾一切地扑在齐庄公的尸体上,号啕大哭。崔杼见状也很不好意思。就躲在屋子里不出来。

 

崔杼杀死齐庄公后,便和另一个大夫庆封一起将齐庄公的异母兄弟杵臼扶上龙椅,被叫着齐景公。崔杼与庆封一个做了左丞相,一个做了右丞相。完全把持了朝政大权。气焰非常嚣张。

 

齐景公宣誓就职的那天,崔杼与庆封他把满朝文武大臣都驱赶到太庙上,派上千名警察把守着,逼迫大家喝血酒,有不喝者,当即就被处死。眼见没一会功夫,就杀了七个朝臣。气氛弄得相当恐怖。轮到晏子了。只见他从容地端起酒杯,对天悲叹道:“崔抒无道弑君。凡为虎作伥的人都不得好死!”说完,一饮而尽。

 

崔杼气得眼睛血红,用剑顶着晏婴的胸膛,要他重新发誓。晏婴毫不畏惧,大声说:“我晏婴的这颗心是红的,只想许国,有什么舍不得的呢?我相信今天来的人都跟我一样!”说完把胸膛衣服解开,并环视众人,朝臣也都纷纷解开胸膛衣服。崔杼看到了群众的力量,只好把剑收入鞘中。

 

晏婴转身坐上自己的马车,朝太庙外走,马车司机挥舞鞭子猛烈抽打马匹。晏婴说:“用不着这样哦。人家是刀把子,我是鱼肉,跑得快也不一定不死,跑得慢也不一定不活。你慢一点,我们要有点风度,不要让他们觉得我晏婴是一个怕死的人!”

马车司机于是放下了打马的鞭子。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