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山何三坡

 
 
 

日志

 
 

《灰喜鹊》先签300本  

2008-07-11 14:30: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知识分子访谈录 2:美国最好的诗人 3:向美丽的汉语致敬

 《春城晚报》:史上最牛诗集出版售价百万引争议

记者瞿腊阿娜

《灰喜鹊》先签300本 - 何三坡 - 燕山何三坡

诗集《灰喜鹊》售价98元

去年,著名文化批评家何三坡炮轰季羡林,称其一直在说昏话,在文坛引起地震。今年7月,他的诗集《灰喜鹊》出版,定价98元,被称为“史上最牛诗集”。这是一本怎样的诗集?凭什么卖那么贵?何三坡希望,在半年内通过自己的博客,将一万本诗集售出。在这个已经不再崇尚诗歌的年代,这是否又隐藏着诗人另一个疑似“故作惊人”的行为。为此,本报记者专访了何三坡。

《灰喜鹊》先签300本 - 何三坡 - 燕山何三坡 

 

总得让一个诗人穿上鞋子走路

记:你的诗集《灰喜鹊》出版,但看到定价98元,还是吓了一跳,你不觉得这个价格太高了吗?

何:汉武帝时,四川一个诗人写了一首《长门赋》,得到的稿费是一千两黄金,到了唐代的李邕就不用说了,翰墨一洒,珠玉满堂。而盛唐时代的韩昌黎同学就更了不得,光几句碑文,就能换得玉带一款、白马一匹,所以他的哥们刘禹锡说“公鼎侯碑,志隧表阡,一字之价,辇金如山”。听上去很悬乎,写的全是实话。这就叫汉唐气象啦!大家都知道好文章是值钱的,才有字字珠玑的说头。今天,据说我们已经到盛世了,该有点文化了,但是你知道,一双鞋子的定价是200多元,而我这本“最昂贵”的诗集甚至比不了一只鞋子。所以我要说,我的诗歌的价格不是太高了而是太低了。我相信真正喜欢诗歌的人不会吝啬这一只鞋子,他们得让一个好诗人能够穿上鞋子走路吧,真要是逼得我没有鞋子穿了,我就封笔了,可能全中国都成文盲了。再谈什么盛世,就相当滑稽了。

不要把珍珠扔在下水道里

记:我在你的博文中看到这样一句话:“最该读我的诗歌的是大学中文系教授、讲师、研究生、本科生,要是连诗歌也读不懂的家伙,就不配呆在大学里。”你的意思是说,大学里中文系的素质是不是已经很糟糕了呢?

何:文盲首先是从大学培养的,连北大教授都不读诗歌,甚至都认为诗歌是失败的时候,这个国家的文化血脉就算是灰飞烟灭了。这是谁的责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样一个事实:在我们国家,中小学生都成了考试机器,大学生都成了谋生的奴隶。而大学里的教授、讲师,大多在为职务、论文苟且忙碌,成了漠视心灵成长的势利之徒。素质又从何谈起呢?我说过大学成了文盲的厮混之所,一点也不是空穴来风。

记:照这样说,在这个娱乐至上、诗歌遭到践踏的时代,你为什么还要写诗?

何:风沙来了,树根不能摇晃,倾盆暴雨下,梁柱不能折,文学是一个民族文化的精髓,而诗歌又是文学皇冠上的珍珠。我想告诉世人的是,把珍珠扔在下水道里的时代是愚蠢的。之所以我要这样说,前提是这个时代还值得我去长啸一声,吆喝一嗓子,真要到黄钟毁弃的时候,我就躲到树上去,一句话也不说了。让他们在水深火热里扑腾。我装着什么也没看见。

诗人被恶搞是因为装白居易

记:去年梨花派诗歌遭到恶搞,韩寒骂一些诗人就是回车键的人,你为什么不骂韩寒?

何:没有人恶搞意象派,没有人恶搞象征派,没有人恶搞印象派,当然也没有人去恶搞黑山派,自白派与嚎叫派。为什么人们要恶搞梨花派?原因很简单,它跟《无极》一样白痴,还要装得像个白居易!至于韩寒,人家凭借几本作文就能风行世界的年轻人有什么值得我指责的?我要生了个孩子能混成他那样,说不定我也会很开心。这样一个没有被教育污染的年轻人,恰恰是诗歌的象征。我不骂他。应该被骂的恰恰是那些打着诗歌的幌子糟蹋诗歌的人。

记:那你认为到底是什么人在“糟蹋”诗歌?

何:首先是来自官方刊物的大量的主流诗人,他们阵容庞大,生活无聊,要么在可疑的现实主义泥潭里挣扎,要么在无耻的颂歌声里折腾。其次,就是那些打着先锋的旗号,在他们老鼠会似的论坛上唾沫横飞的“诗人”,你只要去论坛上看一眼,就知道他们有多么恶心。就是这两拨人把中国的诗歌形象彻底败坏了。但我也看到了它带来的好处,就是一个时代人们的精神生活究竟有多么肮脏。

记:你最欣赏的诗人是哪些?

何:我喜欢的诗人大多生活在古代,他们中有的在做官,有的做农夫,有的做了一辈子和尚或酒鬼,有一点是共同的,他们都是淳朴的人,都是热爱自然胜过名利的家伙。雅姆也是这样的人,戴望舒说:雅姆以自己的淳朴的心灵来写他的诗。从他没有词藻的诗里,我们听到曝日的野老的声音。我觉得这个话适合于我热爱的所有的诗人,他们是:王维、陶渊明、寒山、苏轼、勃莱、雅姆。

我不会把诗歌交给行尸走肉

记:从你的诗集中得知,这是你这3年时间里写下的作品,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在诗歌盛行的时代你在满世界晃荡,在诗歌衰落的时候,你却突然写诗了呢?

何:呵呵,很简单,风华绝代的美人不乏爱情,但那些爱情总是廉价之物,而当美人迟暮的时候,向她示爱,才见真心。我记得杜拉斯在她的伟大作品《情人》中有过相当精妙的表达,我愿意背给你听: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容颜……

记:你这么高调出书,不怕有人骂你炒作吗?

何:我出了一本稍显怪异的闲书,只想给一些喜欢我文字的朋友们解闷消闲。我不觉得它是什么武功秘笈,一定要藏之名山,传之其人。别人怎么说,我管不着他们。在我们乡下,说闲话的人多了,他们大多是一些老弱病残的人,我去小卖店买一袋大米或一捆白菜,他们就会在我背后指点好半天。我理解他们在用说话来表示他们还活着,要在意他们说了些什么,我就不用吃饭了。

记:在你博文中说,你的诗歌不卖给穷人,不卖给商人,不卖给没有灵魂的人。为什么?

何:对穷人来说,多少钱都是个负担,他们能活着已经不容易了,我只想给他们祝福。而商人呢,你是知道的,他们太忙了,他们连家在哪里都不知道,诗歌对他们来说就是乌有之物。况且,我的诗歌里表达的都是人生的闲适趣味,这是他们花八辈子也想象不出来的生活,他们看了可能莫名其妙,也可能会嫉妒得发疯。至于那些没有灵魂的人,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在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度里,诗歌一直是我们的宗教与灵魂,不懂诗歌的人大都是一群只相信肉体不相信灵魂的动物,在肉体中久了,就难免会成为行尸走肉。把诗歌交给行尸走肉干什么呢?不瞎耽误工夫么?

记:1万册《灰喜鹊》能否卖出去?你有多大的信心?你还会写诗吗?

何:我当然希望满城尽是灰喜鹊,十亿神州喜开颜。呵呵。我当它是红宝书了,什么叫白日做梦哦,这就是啦,我要享受说梦话的自由,我幻想着自己生活在一个有教养的年代里,幻想着幸福的时光。你先让我说两句梦话吧,呵呵,到一分钟就会醒过来。醒来后我一点也不伤心。因为老实说我并不在乎它的结果。

书讯刚挂在博客上,每天就有30个人发纸条购买,我只想签300本,有300个人喜欢我的诗歌我已喜出望外了。接下来,我会在散步睡觉之余写《逍遥游》,希望能够像庄子那样生活。诗歌,不会写了。一生能写100首诗歌,对我来说已经太多太多了。

我敢骂人是因为无所欲求

记:中国当代诗歌成就究竟有多高?是不是像顾彬说的那样,只有诗歌达到了世界水平?是否应该获得诺贝尔奖?

何:从朦胧诗开始,中国诗歌成就就举世瞩目,究竟有多高?是不是比美国世贸大厦还高?肯定地说,它比小说、电影、音乐、美术、戏剧、建筑等一切艺术的成就要高,但是文学作品有翻译的局限,你很难让世界一目了然。所以我们常常看见我们的电影、美术作品在国际上屡获殊荣,却不见文学带回来什么勋章。而诺贝尔奖,对亚洲作家诗人的不公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好像他们对一帮垂危的老人更加倾心。

记:有人说,你是知识分子中,除了王朔之外最口无遮拦的人,在当今的中国文化界中完全是一个异类,是什么给了你说话的勇气?

何:中国有句古话: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一个人对世界无所欲求,世界也拿你没有办法。如果你在人家灶台边转着,总想着喝人家锅里的排骨汤,那你就得小声说话,就得夹着尾巴做人。人们总看见我的尾巴高高翘着,他们不适应。其实是因为早些年他们从净事房里走进去,好不容易做了宫里人。谨小慎微惯了,突然间见个光明磊落的家伙就紧张。(来源:《春城晚报》)新闻链接>>

 邮购方式:

你汇上100元,只要你不住在月球上,我就能快递给你。(将你地址电话纸条发我即可)

我首签300本。从今天起开始发售

中国银行:4563 5101 0088 2672 110 王迦(北京昌平东环路支行)

工商银行:6222 0202 0001 5013 747王迦(北京分行通州支行新华分理处中仓小区储蓄所)

 

领养《灰喜鹊》500名单(添加中)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