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山何三坡

 
 
 

日志

 
 

贾樟柯:我是一个诗迷  

2009-01-28 11:37: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樟柯:我是一个诗迷 - 何三坡 - 燕山何三坡  

    贾樟柯,1970年生,1997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2007年曾担任第60届戛纳国际电影节短片及电影基石单元评委会主席。故事片《三峡好人》获第63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主要作品:《小武》、《站台》、《三峡好人》、《二十四城记》等。

    我的父亲是中学语文老师,非常喜欢古典文学,小时候他会让我每天背一首唐诗。后来我写剧本的时候特别重视在语言上的推敲,因为正是在对文字节奏和语言色彩的锤炼里,对气氛、对人此时此景的想象才会抵达最准确最敏感的部分。

    初中以后自觉阅读就多了,但是父亲那时候反而不允许我读小说。因为对于一个县城的孩子来说,考学是最重要的。对我影响比较大的是路遥的小说《人生》。我曾是个对生活深信不疑的人,不会怀疑它的不公平。看完《人生》后我一下子就被点亮了,从一个懵懂,只知道玩乐的小孩,变得开始对生活有所反省。或许从文学成就的角度来看,这本书并不是最精彩的,但是它对点亮我生命的意义来说却是太重要了。很多人认为文学只是作用于少数精英阶层,而我觉得像我这样处在县城中粗糙生存环境中的少年,更需要严肃的文学与思想,只有这样的文学才能让我们有感叹,有质疑,有反省精神。

    我是一个诗迷,到高中的时候更是达到了一个读诗的狂潮,还与同学出了两本诗集。那时候是读朦胧诗。舒婷的那首诗《也许》,我到心灰意冷的时候还会时常读起:“也许我们的心事,总是没有读者……也许我们点起一个个灯笼,又被大风一个个吹灭。”有时候你也说不清楚什么是“路啊路,飘满红罂粟”,但是那些诗句让人激动。诗歌是最敏感的、最准确的,最有想象力的,将我们无法说清楚的东西呈现出来,不像照片和电影,因为具象而变得有局限。

    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很难得到欧美电影导演的第一手资料,只有北京电影学院图书馆的港台图书阅览室才有,市面上是没有卖的。当我看到塔尔科夫斯基的《雕刻时光》,看到《论马丁·斯科赛斯》,看到《论法斯宾德》,真是非常的激动,是和大师对话的感觉。大学时很多业余时间都是在这个阅览室看书,把重要的观点记在笔记本上。一个人一生像大学这样能够从事愉快的阅读和写作的时光很难再有。现在我读书,只有两种情况,一是在交通工具上,一是在晚上睡觉前,很难会有“一个很好的下午,坐在充满阳光的窗口来打开一本书了”。

    我开始拍电影以后,读书还是有些倾向的。看得比较多的是思想史和中国历史方面的书,了解中国知识分子的经历与遭遇,寻找那些被历史迷雾所遮蔽的思想者的书。我对现代化的看法就受到了顾准很大的影响。从我1997年开始拍电影到现在,是中国剧烈变化的时代。这种变化就是一个目标——现代化。现代化的价值是什么?仅仅是些超级城市的发展吗?顾准认为现代化的核心价值就是给个人以尊严,这些阅读会令我产生共鸣。

    现在阅读的下降是国民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表面上类似阅读的东西很多,比如上网,看电视,信息很丰富,但是信息不等于思想,资讯不等于学问。中国电影之所以拍得不好,与从业者的阅读之贫乏是有关系的。艺术工作者是处理情感的,但是因为不阅读写作,不与自己交谈,没有养成感受和体悟自身心灵的习惯,所以情感是粗糙的,严肃的思考与对真实内心的表达和触摸就消失了,这是非常可惜的。我们心灵敏感之程度,或洞悉人情世故的经验,很多都来自阅读。

    整理实习生 张翠

转自:中国诗人文摘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