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山何三坡

 
 
 

日志

 
 

诗人要不要遵循道德?  

2009-07-18 00:30: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人应尊崇怎样的道德?

                     ——答《陌生》诗刊主编古筝问

 

1:《陌生》诗刊做一期“60后诗人诗歌理论专刊”你觉得有其现实意义吗?

 

答: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请你等一等,让我先读一首诗给你听:

 

白乌鸦,黑乌鸦

慢慢的

翅膀沉重起来

 

白乌鸦,黑乌鸦

那时还是孩子

现在已是青年

 

这是我十年前读过的一首诗,它的质地忧伤,一种时间亡佚之感破空而来,让人徒然惊觉。作者叫施袁喜,是个70后。我之所以要强调他的70后身份,是因为与60后相比,这样的忧伤是多么不同。同样是70后,他的一个同事,甚至写过一本书,叫《那些忧伤的年轻人》。

我想说的是,在我认识的几乎所有的60后的诗人身上,忧伤,这种情绪几乎是罕见的。他们中大多数人,时至今日,依然有着不可救药的梦想与雄心,即便在那些颓废的、愤世的、落魄的天才那里,似乎也很难得见识忧伤的情怀。

我在想,是什么让60后的这帮诗人对于诗歌有着恒久不衰的热忱?秘密究竟在哪里?他们凭什么躲开了沉重的翅膀,还在轻快的飞行呢?

《陌生》诗刊做一期特刊,关注他们,我觉得意义之大,不只于鼓舞,不止于怀念。

 

2:有人说,评论界“南朱北何”分割天下,你对这个说法怎么看?

 

答:据我所知,这是个民间说法,类似于谣传。每个人都知道,事实上,真正的话语权一直在官方的评论家那里。“南朱北何”所分割的天下其实很小,小到一间书房,一张几案。但所幸它有足够的独立与自由。有足够干净的空气。

 

3:诗人的道德修养,能否决定诗人作品的品质?

 

答:一个真正的诗人,他应该遵循修辞的道德,这是他唯一应该遵循的道德。至于世俗的道德,按中国式的理解,显然魅力无穷,在一个尊崇儒家文化的大国,我们的耳鼓里几乎每天都会充塞着它们强大的声音。但老实说,对于这块狗皮膏药,我实在看不出它有何意义。

 

4:民刊的发展已经不容小觑,目前已经可以和官刊相平分天下,你更关注前者还是后者?

 

答:我一直是中国民刊矢志不渝的关注者,从1983年我收到的第一本四川诗人们创办的民刊《第三代人》开始,到今年七月我收到的《审视》和《陌生》,它构成了我漫长的诗歌阅读史。这些阅读给我带来了巨大的乐趣。而官刊,坦率的说,20年前,它已经沦落为一个上等的青楼了,一直是个肮脏淫秽的场所,我从来没有打算过要光顾它。

 

5:你在意和关注目前多如牛毛的各种诗歌奖吗?这些奖设立的背后听说黑幕很多,那些奖真的有价值吗?

 

答:诗歌是应该发奖的,否则诗人们就没有盼头,一个诺贝尔很容易让人绝望。我的希望仅仅是:黑幕不要太多,审美不要太低,奖金不要太少。要是每次都只够给一个穷孩子买棉花糖。看上去就是在给诗歌扇耳光。

 

6:很多的人诗集不是免费赠送,就是积压在床底,而你的诗集《灰喜鹊》定价100元,卖那么高的天价,不担心人家是说你“打劫”?

 

答:诗歌本是天上之物,给它个天价就理所当然。我甚至准备出一个精装版,配上几百幅精美插图,卖它980元。那才是它起码的身价。

西方人把诗歌叫缪斯,一直视做神灵,但在我们这里却成了敝屣,受到万民侮辱,这当然是时代的不幸,但也跟写诗者的态度攸关,一本诗集出版了,诗人往往免费送人,得到诗集的人或束之高阁,或随手就扔在了垃圾桶中,她所得到的是冷漠,是双重的污辱。

我看到你的诗集《湿画布》出版了,跟我的《灰喜鹊》一样,放在博客上展览叫卖,引来赞叹与围观。这样的场面如同晚宴,来宾们,来到你的餐桌上,与你寒暄,握手,促膝交谈,然后,把诗歌带走,他们回到家,会直接告诉你他们的喜悦。这种经验美妙,难以言传,是把它交给出版商所没法体会的。你会发现你有一大群心心相印的家伙,他们像星辰一样布满了夜空。他们让你温暖,让你不孤单。

 

7:对于诗歌写作,勤奋与天赋哪样更重要?

 

答:对诗歌写作而言,天赋是不重要的,因为它就是全部。至于勤奋的人,当然应该受到鼓舞,如果是穷人,应该奔小康;如果小康了,应该买富康;如果富康了,去股市进仓。去楼市分赃。诗歌就不要弄了,这是个懒人的事业。愈勤奋,就愈愚蠢。

 

8:你觉得民间写作与知识分子写作之争象什么?能用一个比喻形容一下吗?

 

答:哪有什么民间写作与知识分子写作之分哦?对官方而言,都是民间;对老百姓而言,都是知识分子。为这个事争吵,就没有什么出息。最终看到的不是艺术,而是人性,黑暗的、丑恶的、复杂的人性。

这样的斗争还是少一点好,少一点分别心,少一点任性、执著和愚蠢,天空就会更开阔,更光明。

在我看来,世上只有好的写作和坏的写作,没有什么民间写作,知识分子写作,它从来就不存在。

 

9:当下的诗坛,你关注女诗人吗?她们所占据的地位和比例有多少?

 

答:女诗人,世上最有魅力的妖精,谁不愿关注呢?如果没有这帮妖精,天空将没有明月。她们中的许多人给我的阅读带来过惊喜,女诗人在诗坛的地位如何,我不知道,也不关心,诗坛是什么?名利场?神秘的地狱?阴谋家的集散地?那里不适合真正的写作者。我只尊重个人化的写作。

 

就庞大的诗歌写作团体而言,女性的人数显然是太少太少了。但好在文学不是打群架,不以数量论英雄。 

下篇:好诗是什么样子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