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山何三坡

 
 
 

日志

 
 

何三坡的月光(转帖)  

2009-10-12 00:02: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收到简明兄《中国网络诗歌前沿佳作评赏》,一整天感动中,他的才情沛然、他的慧眼独具、他对诗歌毫无来由的狂热的欢喜,无一不让三坡惊叹而绝倒。如此十年难返的浩瀚工程,竟被他和他的门生薛梅完成于挥手之间,面对移山的愚公,神仙也该羞愧呢。立此存照,遥致敬意!

 

      《月光提着裙子从后山上下来》

             简明  薛梅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儒家思想为中国封建文人所提供的最体面、最行之有效的退路是:回归自然,独善其身。仕途通达时兼济天下,仕途失意时独善其身。正如李白在《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诗中所表达的情状:“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隐士,也称“幽人”、“逸士”、“高士”。“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论语·泰伯》);“天地闭,贤人隐”(《易》);“所高者独行”、“所重者逃名”(《旧唐书·隐逸》);“隐士须含贞养素,文以艺业”等。历史上,“隐士”大致可归纳为以下几类,诸如:半仕半隐的唐代王维;忽隐忽仕的元末明初的王蒙和拖泥带水的明末董其昌;被讥为“翩翩一只云间鹤,飞去飞来宰相家”的假隐的明代陈继儒;名隐实官的南朝齐梁时陶弘景;以隐求仕的春秋时期“垂钓客”姜太公;不得已而隐的明末清初顾炎武、黄宗羲;等待“三顾茅庐”便出山的三国时期诸葛亮等等。由此可见,归隐,远非“归隐”表面上所呈现出的超脱、纯粹和淡薄,“隐”是“终南捷径”,“隐”的曲线目的是为了等待和获取更高一轮的价值发现,名利尽在其中。

 

   真正意义上的归隐,不仅有其藏于山林、隐于河谷之行止,亦有其精神自由、淡薄名利之人格。战国时期的庄子,曾被邀出山而仕,他却以“宁愿曳尾于涂”拒之,一生不仕。庄子以其逍遥淡薄,独与天地神往,而不敖倪于万物,他一生追求无所待之状态,处在一个远离喧嚣的高端。宋代的林逋,也不屑做官,一生未仕,一人独在杭州小孤山上种梅养鹤,伴“梅妻鹤子”,醉“暗香浮动”。只可惜他隐的不是地方,隐在了“暖风熏得游人醉”的杭州,越隐名气越大,死后皇帝赠他谥号“和靖先生”。东晋陶渊明,先以“大济苍生”的雄心入世,后因“误入尘网中”、“久在樊笼里”生厌,而“复得返自然”,携《归去来兮辞》,伴“悠然见南山”,终赢得“千古隐逸之宗”的美誉。

 

   “归隐”构建了中国古代知识分子“外圆内方”的集体人格。学者南怀瑾在其《禅宗与道家》中说:“隐士是中国文化幕后的主角,隐士文化是左右中国文化的潜流”。
   “大隐于朝,中隐于市,小隐于野”,在古代知识分子心中,“小隐”最具吸引力,“遁迹山林,返归自然”,既合乎回归本性,也契合浪漫气质;既意味不与世俗浑浊的清高,更暗合高洁德行和气定神闲的生活方式:“雨来分畦种瓜,旱来引水浇麻”,“闲来几句渔樵话,困了一枕葫芦架”。

 

   历史具有惊人的相似性。“归隐之路”绝非仅为古代知识分子所专属,在当今社会,因现代化、后现代化的环境压迫,心理空间在自我释放中的失落,生存状态在多元诱惑中的迷惘,人性在金钱追逐中的异化,就必然使得以追求自由精神为使命的当代知识分子,心存“归隐情怀”,如昌耀“归于”黄河河床、梅邵静“归于”陕北平原、翟永明“归于”静安庄……。当然,他们已经出离并超越了“穷则独善其身”的旧式,超越了行止上的秉承和转接,当代文人的“归隐”,更多的来自想象和诗意的憧憬。

 

   诗人何三坡丰富了当代文人“归隐情怀”的内涵。首先,他在行止上选择了远离他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大都市北京,躲在燕山脚下筑屋长居:“我只在远离城市的燕山上写作。城市对我手足无措,也一无所知”(《诗选刊》访谈)。其次,他发表了与现代化、后现代化快节奏的紧张生活相对立的“慢生活”宣言:“1、吃简单的食物;2、穿棉布衣服;3、不买轿车;4、尽量不结婚,万一结了,千万不要生孩子;万一生了,千万不要让他(她)去学校;5、不为任何单位工作,只做自己喜欢的工作;6、每天散步;7、冷水浴;8、尊重自然,带动身边的人爱护环境;9、与人为善。帮助穷人;10、拜访几个古人,多读几篇童话”。再次,他出版了一本定价为98元的诗集《灰喜鹊》,在网络博客上宣称:只签名售书300本,其余委托女诗人王雪瑶全国推广,销售所得均作为灾区儿童助学基金,被称为“最牛的诗集”。

 

   我们假设何三坡就是一位庄子式的当代“隐士”,任何身份都视为挂碍,一生不仕,似乎还不确,因为何三坡还曾历任武警总部文工团创作员,武警总部报社编辑、记者,《生活》杂志总策划,并且还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这一“官方集团”,颇有“御风而行”的凭借;再假设他是陶渊明式的当代“隐士”,居官而退,任何名份都无以羁绊心灵的翱翔,然何三坡却身兼“北京·上苑艺术馆”的艺术委员会常务委员,以及多种江湖评奖活动的评委,并热衷接受报刊的访谈,主张鲜明,个性突出,似更像鲁迅笔下“直刺着高而远的天空”的枣树形象。所以,“归隐燕山”的行为,盛名之下反倒多了一些嫌疑。倒是他诗歌中所体现出来的简单而辽远、纯粹而宁静的气象,让我们看到了人与自然通灵的精髓,彰显了一位当代知识分子的人格理想。

 

   何三坡诗歌让人拍案之处颇多。常常只有两三行,二十几个字,但“语近情遥,含吐不露”,遥想的弦外音使人浮想,这种神奇源自何三坡的古典绝句的功力,寓繁于简,由博返约,缩龙成寸。比如《落叶》,仅三行,二十五个字,却巧妙表达了人生之慨。“秋天”既是收获季,也是迟暮岁,“堆满落叶”充满了傲慢,因为“它们颜色金黄/风也吹不动它们”。

 

   再如《红树》:“一棵树红了/我看到还有一棵/比它更红”,让我们想起鲁迅后园里的“那一株是枣树,另一株还是枣树”的句式,都是句意反复,只不过鲁迅写内心的沉重,而何三坡写心灵的蓬勃:“它们张开翅膀/在早晨的白雾里飞/安静地飞  大风/也不能将它们吹灭”,安静的蓬勃更见摄魄处:“像一个人的野心/比羞怯还美”。

 

    再如《月光》:自古写月光的诗人不计其数,何三坡的“你提着裙子从后山上下来”,一下打开了冥思苦想之门,以其脱俗超尘、典雅清丽、飘飘若仙的风雅而独立。“树叶们在晚风中浮起”与“月光在木门上涌动”构成了因果倒置,而“你提着裙子从后山上下来”,又是更大一层的因果倒置,显现何三坡诗歌技巧上的娴熟和妥帖。

 

   用“飘逸”比喻诗歌的神性,如同用“绝色”赞叹美女。“飘逸”是一种“神态”尺度,而不是“形态”尺度。“飘逸”是非凡的超度,“绝色”也是。


   何三坡诗歌俱为短诗,吝啬笔墨,从中可见其智慧及学养:“美就是谜,只有耐心和智力才能领悟其中的奥妙”(何三坡《向美丽的汉语致敬》)。不错,美没有短长,只有“持久的喜悦与赞美”(何三坡《向美丽的汉语致敬》)。

  评论这张
 
阅读(186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